顶点小说网 > 相错亲结对婚,亿万老公太粘人 > 第546章:要治了才知道

第546章:要治了才知道


等了一会,那人见路天辰没有要问自己名字的意思,心思一转,已经明白过来,噗嗤一声笑了。

“你笑什么?”路天辰还在慢慢消灭手里的苹果。

“笑我自己,既然小哥已经是这一身打扮,我还多此一问。”存心隐瞒身份,还问名字,不是自己送上门找无视么。

两个人隔了不到一尺,四只眼睛狠狠盯着对方。形同两个才认出仇家的宿敌。

那人点点头,竖起大指:“小哥真是高明!”眼光刀子一样要钻到他的面皮下去。路天辰的药膏绝对的上品,外表看不出一点破绽。倒是这人化的一般,仔细一看就能看出,此人绝不会超过二十岁,倒霉的胡子一点都不专业,只要多看上两眼就能看破绽。

“彼此彼此!”路天辰一笑,心中在盘算是不是找个人少的地方让他消失,现在可是一点纰漏都要不得。

“修兄见过谷之兰么?”那人问道。

路天辰摇头:“没见过。你呢?”

“我倒有过一面之幸,”

“哦,长得还说得过去,还是已经能祸国殃民了?”路天辰淡然问道。

“绝对的祸国殃民!祸水啊祸水!”那人啧啧连声,眼光猥琐起来。

“那就好,”

“路家来人了,”棚内有人说道。

彩棚处在院子一侧。进来的人刚好都看得见。正说着,说看见大门处进来一伙人,当先开路的就是家主谷琴,他的身旁,执手而行的就是路家的路承番,武将巅峰,也算得上一位响当当的人物,在家族中处在二十位之内。

他的身后,是路家的四代五代的几个小辈,不过二十几岁,一个个神采飞扬,王八之气冲天。里边有路展,路从苛,六七个人。

“真牛逼!”那人说道。“路家出了个怪物,听说了吗?”

“嗯?什么?”路天辰一愣。

“嗯,说来好笑,十年前的一个废才,现在倒好,一举把二支的几个武王全废了,一个冷血兽类,杀亲人眼睛都不眨。不过他好象没来,不然这里最后的摘果者肯定是他,你看,这里得有多少人关注路家,古维家的来人,第一大家族的炎黄家来人,都不会有这么多跑来迎接的。”

路天辰看去,果然,一些听说路家来人的人纷纷涌到院中,一时间人满为患,打酱油者无数。

想不到自己已经恶名昭著,路天辰极度无语下,也觉得好笑。

路家一行人,趾高气扬的进了大厅,过了一会儿,就见谷家火烧眉毛一样疯狂跑出,直奔大门口,后面跟来了几位谷家上等人物,而随后的,就是刚到估计还没坐下的路承番,再后面就是闻迅而出的古维家和炎黄家的人。

来大人物了!这时棚内人,同时止住的话语,一同看向大门处。

过了一个多时辰,才见门口处人声鼎沸,终于施施然来了一群大佬。

谷琴侧身走在这群人身侧。一脸的笑意让他看上去很是可怜。都笑出汗来了。幸福的颜色溢于言表,身子微躬,仰脸看来人。

来的清一色的少年。

当先一人,一身明黄的锦袍,丰神俊逸,一表人才,真正的一身王八之气。路天辰认得,十九皇子!

他怎么会来呢?若是想招谷之兰入宫,只要一道旨即可,用不着亲来,不过依着谷家的地位,入宫的地位堪忧,只是若能进入皇门,谷家的地位肯定再没人敢惦记了。

这绝对是个飞黄腾达的好机会。

十九弟身后却是一位出乎意料的人物。

全场有限的几个女人的目光都落到他的身上。一个人能好看到他这种程度,应该就是人类能达到的极限了,一张脸上看不到一点瑕疵,直眉朗目,面如脂玉,挺拔的鼻子,适度而弧度完美的嘴唇,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始终挂在脸上。

路天辰看他一眼就有一丝危险的感觉从心底升起,这是他在同龄人身上所感受不到的。甚至于进入这座大院内都没有过这样深切的感受。他专注的看着这个人,问身边的那个化成中年人的家伙:“你认识那个人么?第二位那个。”

对于路天辰没问第一个皇族,却问第二个,中年人很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底细很清楚,这个人很强!而且是个彻头彻尾的色狼加淫棍,无耻之尤就是说他。”那人牙关一咬,尖起噪子说道。

“嗯?”路天辰被他这样一句雷了一下:“强到这种程度?他是谁?”

难道他也能感应到对方身上的气势?怎么这个人身上就感应不到什么危险呢?这个人越来越不简单了。

“我只知道他与皇子称兄道弟,后面那位神山少主就是他的一条狗,那种他用手一指就不顾一切冲上去的狗!”

他这一句说得言不由衷,路天辰当然看得出他同那位美男绝不止这一层的认知。

路天辰眉头一紧,这才看到,紧随在二人后面的就是那位,略有些肥胖,面孔模糊的神山殿少主花云青山。他的身后却是那位东方家的乌侩。再后面就是皇家左卫军一小队头领罗立江,带着他的炎夏帝国最牛小队,清一色的金甲战士,个个身高近两米,体重近三百斤的巨汉!

能走在皇子身侧,能让神山殿少主臣服,此人的能量,已经超出了路天辰能力之外,这使得路天辰危险的感觉更重。

一行人将要进入大厅,那个极美少年忽然转回身来,向路天辰处望过来。

他的目光直接落到一位布衣黑脸少年身上,那位少年正微低头嚼着一只苹果,对于他的目光理也不理。

强大的神识让路天辰第一时间躲过那人的目光。

而一边的中年人却正好与那个少年的目光接到一处,一愣而过,一行人步子不停,进到大厅内去了。

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,路天辰等着明天的好戏。

天气渐晚,有些客人开始走出谷家,谷家安排了一些住处,但来人超过预期,使谷家人有些措手不及。识趣的散客就自动到城中另寻住处。

路天辰出了大门,忽然见那个中年人正等在门口处,看他出来,笑道:“修兄,一起吧,我正等你。”

路天辰笑笑,心说还真是阴魂不散!

两人寻了一间上好的客栈,要房间时那人出乎意料的要了两间,路天辰这才有些安心。他可不想有个不明不白的人躺在他的身边。

“修兄弟,天还早,不如出去喝上两杯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路天辰摇摇头:“我有些累了,你自己去吧。”

那人也不强求,一笑说道:“那好,你先上去吧。”

路天辰独自上楼,小二带路,直送到他的房间。路天辰坐下不久,忽然听到有人敲门,一打开,竟然有两人抬了个大大的食盒,送入门中。后面那个中年人笑着指挥两人就摆到了长窗之前。

一桌上好的酒菜,不奢华,却清淡有品,看得出叫菜的人绝不是随手而点,有两样珍品也绝不是小家族的人能叫得出来的。若不是路天辰的出身,还真看不出这桌菜的档次来。

那人进来,笑嘻嘻说道:“打扰小哥清修了,夜长,不如小醉一场,谈笑一场痴狂如何。”他也不管路天辰的脸色,顾自走到桌前,斟了两杯酒,先坐了下来。

酒一入杯,醇香醉人,正是陈过三十年的状元红。

路天辰走过来,坐到他的对面。拿起杯子来。灯光下看得清楚,这只杯子晶莹剔透,隐隐泛着绿色,是整块绿玉雕成,每只都是价值连城,想来也不会是这家小店所有。

那人也不让他,先自己喝了下去,叹道:“好酒!”

然后拿起路天辰身前的那杯,放到嘴里汲了点,还给他,说道:“放心,酒是好酒,我们素不相识,不会害你的。”

路天辰一笑,拿起一饮而尽。

路天辰喝酒时候很少,与人对饮还是第一次。喝了两杯就放下了,再不沾唇。


  (https://www.dingdiann.cc/xsw/12838/22854.html)


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:www.dingdiann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dingdiann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