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网 > 二婚宠入骨 > 185.第185章 185,我不想要这个孩子

185.第185章 185,我不想要这个孩子


事后,谢欢进卫生间漱口,喉咙不舒服,抬头时,看到镜中的自己脸孔绯红绯红的。

    咬着唇,她暗暗一叹:她要被他教坏了。

    冷陌进来,腰际只束了一条浴巾,搂住她细细地吻。

    吻罢,他眼睛发光,在她耳边低低地说道:“做得不错。很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笑着说出那两个字。

    她脸红,磨着牙掐他腰间的肉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夫妻之间应该是最正常不过的事,男人喜欢,女人若是喜欢男人,也愿意取悦。

    但她多多少少怀着一点私心。

    这房间隔音效果不会特别好,他们这样闹,多少有点声响——让一个女人死心,这也是一种法子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冷以晨的确听到了。

    气得浑身发颤。

    苏禾明知道她就睡在边上的房间,还故意闹出这么大动静,是惟恐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恩爱?

    她太浪了。

    一个二婚女人,果然精通以床事取悦男人。

    狐狸精不配做她嫂子。

    秦陌哥不能被这种女人蒙蔽了。

    多年前,她拒绝了秦陌哥,伤了他的心,才令他跑去了MB,如今她婚姻失败,回过头来缠着秦陌哥,这样的女人,哪配得上她心里的男神?

    这桩婚,必须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彼时。

    苏喜在受着折磨。

    苏喜养了好些天,身体勉强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,那个可怕的、长着满肚子赘肉的老男人又摸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根本反抗不得。

    那个老男人从她身上爬下去时,她在被窝里哭,这个混蛋的东西全在她身体里,这样下去,她真的会怀孕的。

    她要怎样才能离开这种鬼地方?

    这种耻辱,她要受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正想着,被子被扯了下来,老光头冷冷地捏着她的下巴,审视她光溜溜的胴体:“被我这种老鬼干,是不是想死的心都有……”

    苏喜忍着恶心,颤微微地求道:“不敢,能伺候爷爷是我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哼,谎话都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老光头直接就打了她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那力量,打得她那是瑟瑟发抖,再也不敢说话,就怕说得不好,又得挨揍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还是个大学生?”

    老光头坐在那边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个机会,只要你帮我报了仇,我就送放你回家继续读书。说,你要不要这个机会?”

    老光头开始下饵。

    苏喜可不觉得这个阴险的老男人会这么好心,她小心谨慎地问了一句:“不知爷爷想让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把那个臭娘们萧禾给我引来MB,我就放你离开……一命换一命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光头摸着她白嫩嫩的身子,狠狠地掐着,掐出一个个红印子:

    “要么你被我干死,给我生孩子;要么,把你姐姐弄来,让我干死她,换你自由……你自己选着。”

    苏喜忍着痛,咬着牙,眼泪汪汪地问道:“那我怎么确定,我把苏禾引来了,爷爷真会放我走?”

    “或者,你先把苏禾在乎的人骗一个过来,然后,我放你走,你再把苏禾骗来MB……这样也是可以的……”

    老光头这么建议着。

    苏喜闭着眼,忍耐着那只恶心的手,“好,我答应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说看,你准备怎么帮我把人弄来?”

    老光头步步紧逼着。

    苏喜想了想,很快,一个想法在脑子里形成了:“我姐最在乎的人,共有两个人,一个是她干妈,一个是她叶老师,匠心工作室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她干妈好像已经死了,那就只能从叶老师身上下手。叶老师喜欢买各种优质的木材。你们只要弄到木材,就有可能把她弄来,到时,我姐一定会乖乖自投罗网……”

    老光头一听,好主意啊,这边很容易找到优质木材的。

    他邪笑,抚着自己的赘肉,又爬了上去,再次尽兴了,才下来。

    等老东西一走,苏喜连忙上厕所,委屈地哭着,看着马桶里那堆脏东西,她哭得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可没人会来安慰她的。

    这人间地狱,越是弱小,越是只有被欺负的份。

    洗了洗,她出去找东西吃,却看到阿传在走廊上煮泡面吃。

    阿传看了她一眼,刚刚有听到她的求饶声,眼睛里也有哭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:“要不要吃点?”

    她想吃,可一闻到那味道,忽觉得恶心,转头冲到附近一个花坛吐着,却什么都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阿传跟了过来,站在路灯下,静静地看了一会儿,才面色淡淡道的:“你的生理期过了吗?看你这模样,应该是怀上了。”

    苏喜面色惨绿惨绿的,算算时间,月事已经推迟了,可是之前她和简城在一起,就不曾做过措施,而在这里,她一次又一次被欺负。

    这孩子会是谁的?

    她惊骇地抬头,浑身都在瑟瑟发抖:“你能……帮我去买个验孕棒吗?”

    “晚上没牌子出不去,天亮了我去问爷爷要个牌子才能出去……”他慢悠悠折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喜捂着肚子,心里满是恨和绝望,坐在外头的大椅上,悲哀地望着天空——明明天空都差不多,可这里的天空却是如此的可怕。

    天亮,阿传领牌子去买验孕棒。

    上午八点,阿传回来,把验孕棒给了苏喜。

    苏喜验了。

    双红杠。

    她面色蜡白蜡白,出来给阿传看,眼红红的,激动地低叫:“我不要这孩子,有什么办法流掉它?”

    其中一半概率是简城的。

    另一半概率是老光头的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谁的,她都不想生。

    这种恶心的孩子,一旦成为一个活活生的人,就是她人生的耻辱。

    阿传瞄了一眼:“一,老光头不会让你流的;二,现在你可以借着怀孕,不受他虐待。如果真不想要,过一两个月再流也是可以的。在这里,只有你能坚持下去,才会有离开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苏喜觉得阿传不像这里的其他人,他心思很深,不会乱来,一直在鼓励她,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在这种垃圾遍地的地方,阿传给了她一种可以托底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觉得阿传在自己心里的形象,一点一点高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冷陌起床时,看了看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上多了一条短消息,上面只有一个字:“安。”

    这是MB的卧底给他发来的。

    他把短消息删了。

    这个字的意思是:

    苏喜,安全。

    但想要把人救出来,目前恐怕还有难度,但至少有那个人看着,或者可以少受一点罪。


  (https://www.dingdiann.cc/xsw/29920/23169.html)


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:www.dingdiann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dingdiann.cc